有些遺憾,時間過去之後,以為可以漸漸的淡去,以為已經"放下"了....

可是,卻總是在不經意的時候,或許是一段文字,或許是一個影像,就可以勾起那早已埋藏在心底深處的傷心,原來,那樣的記憶,終究,還是很難遺忘的....

一年半了,有時候會很驚訝,自己怎麼已經可以那麼自然的跟家人聊起關於父親的一些事,可以跟小輩們說說他們阿公的趣事,有些時候,會覺得已經是真正的接受了他已離去的事實,所以,可以想念的很坦然....不過,常常在夢中看見他,醒來總不免惆悵,或者,偶爾在一個人時,或許是網路上或書上,看到關於一些屬於"父親"的文字,就不自禁的又淚盈滿了眶,最誇張的是某日開車經過一個路口,看到路邊一個賣玉蘭花的瘦弱老伯,中午休息坐在路邊正打開便當準備用餐前,那微駝著背低頭呼了一口感覺很累的氣的樣子,那形象好像後期病弱的父親常有的動作.....雖然只是瞥了那大概一秒鐘的短短一眼,卻在車上哭到看不清眼前的路.....常常,眼淚是會勾起記憶的,記起那時很多的畫面,記起那眼淚怎麼都擦不乾的日子,與想起那最深的不得不離開,無法送他最後一程的遺憾......

原來,我有那麼的想念他.......

過年回家是最奇異的感受,是我人生中度過的29個農曆年來,最不一樣的一年;也許其他家人已經歷過一次,感覺不像我那麼強烈,看著大家歡歡喜喜的過年,自己只能假裝一切如常,試圖忽略心裡那空空的一塊;拜祖先時,總是不由自主的要撇過頭去看著他牆上的照片,希望在另一個世界,他也能歡歡喜喜的跟他的父母兄弟團圓.......

這樣的遺憾,就讓他一直留在心中吧!因為,忘了這樣的遺憾等於忘了父親,那,我寧可永遠留著這樣的記憶....

 

jess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